楊東平:創新,讓教育回歸本質

原標題:楊東平:創新,讓教育回歸本質

看點:2019年6月15日,第三屆LIFE教育創新峰會在深圳舉辦。會上,21世紀教育研究院楊東平院長通過全球幾個教育創新案例帶領與會嘉賓再次思考一個教育的本源問題——什么是好的教育,什么是理想的教育?什么是發生在教育實踐中的教育創新?

各位好,很高興和大家做一個關于教育創新的分享。

教育創新是當前最時髦的一個話題。有一個說法:中國教育創新最活躍的地方在哪里?就在各種教育大會、論壇和PPT里,包括我們今天。而實際上在越來越喧囂的教育生活當中,我們離真正的教育離我們的理想可能漸行漸遠。我們應該思考什么是好的教育,什么是理想的教育。

我想起我30年以前讀過的一本書的序言,里面有這么一段話:“教育學的基本問題是古今相似的:什么是好的教育?應當如何教如何學?”問題是后面還有一句,“但是,人們對后者的關注往往模糊了前者。”我非常奇怪,這么多年來我始終記得這段話。的確,我們看每年成千上萬個論壇,有幾個關注教育的本質,關注什么是好的教育?

什么是理想的教育?

2018年12月31日羅振宇的跨年演講在深圳電視臺播出。四個小時的跨年演講最后突然談到了教育主題,并介紹了中國最好的學校——四川省廣元市利州區范家小學。他說這可能是中國最好的學校:48個學生絕大多數都是留守兒童,而且大多數都生活在困境家庭;父母離異、病殘等等,但是這所學校給學生提供了寬容、友愛的健康成長環境。所以在調研這個學校以后,看到這些孩子即便是生活在困境中,他們的陽光樂觀自信在其他學校的學生身上也是很少看到的。這是它當選為最好學校的理由。

我知道很多人不服氣,因為他們心目中最好的學校一定是在北京上海名牌學校,他們會問這些孩子真的有未來嗎?考得上清華北大嗎?讓我們來看看范家小學的辦學目標:辦美麗鄉村學校,育陽光自信少年,要求學生有閱讀的愛好,能寫一手漂亮的字,能流利地朗讀,能當眾表達自己的想法,保持積極向上的態度,形成愛清潔的衛生習慣,有兩項體育愛好,一項藝術愛好,課業發展良好。課業發展是最后的目標,當然課業也發展得很好。

關于什么是好的教育?我們回去看一百年前杜威的目光。1919年杜威來到中國的時候,把“以兒童為中心,為生活做準備的教育”這個概念帶到中國。為生活做準備的教育,是為升學做準備的教育的一種矯正,使西方教育由傳統進入了現代。

關于什么是好的教育,什么是教育的本質,我想介紹另外一個故事,在肯尼亞首都一個全世界最大的貧民窟有一個從美國回來的芭蕾舞演員,每個星期三下午給當地的青年舉辦一所免費的芭蕾舞學校,她堅持了很多年。這些貧民窟的兒童,都有自己的理想,有的想當醫生、演員、教師、有的想當科學家,結果大家可以想像,沒有一個人實現他們理想,但是他也沒有一個人吸毒、販毒、賣淫……他們走上了自己的健康人生。這就是基礎教育的力量。

改變對教育創新的認識

就我個人而言,我對教育創新重新認識是在卡塔爾參加世界教育峰會(WISE)的時候。我發現他們的獲獎項目全部是關注全世界最落后最貧困的地區的教育,包括戰亂中的國家,包括難民營中的教育,跟我們講創新好像是不一樣的,他們歷年頒的獎項幾乎都是為貧困地區教育做出貢獻的人,包括2015年的時候阿富汗的雅庫比博士,她在美國獲得醫學博士的身份,并且已經在美國定居了。

當她的祖國淪陷,她回到阿富汗的難民營把她父母接到美國以后,重新回到阿富汗,在塔利班的槍口下開始幫助女童的教育,堅持了十幾年。最后她發展的學習營發展到六千多個,整體改變了阿富汗的教育面貌,她獲得了這個殊榮。我一直覺得WISE應該叫做教育公平大會,他們也提出這個口號,叫做“通過教育創新促進教育公平”。

2013年的獲獎者就是哥倫比亞新學校項目發起人Vicky Colbert,她也是在美國接受了優良的教育,在70年代中期開始普及貧困山區的小學教育。她說在哥倫比亞存在著有70%學校,只有100人以下的學生,他們被稱之為看不見的學校,看不見的學生,沒有人關注到他們

20天前我們剛從哥倫比亞訪問回來,去拜訪這些學校,她帶給這些學生完全不一樣的生命。用最簡單的話來說就是實施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為生活而教,重視學生的非認知能力的培養。

還是有人懷疑這有用嗎?能考上大學嗎?誰也不知道。10天以前中國剛剛結束了今年的盛大高考,1031萬學生,在這些學生當中只有不到千分之一的人能上清華北大,只有1.5%的人能上985高校,我們要問一個問題,難道我們規模龐大的基礎教育就是為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人服務嗎?事實上每年到這個季節,對應試教育的謳歌就會上一個臺階,而且說得難聽一些,越來越離譜,越來越殘酷,這些學生真的有未來嗎?

中國基礎教育仍面臨挑戰

因此,如何評價中國的基礎教育成為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中國在2009年和2012年的PISA測試當中世界第一,引起全世界的關注。當時在2009年的時候中國因為第一次參加測試心里沒有底,有十個城市參加,九個城市是陪練,成績最差是貴州,貴州差到什么程度?數學成績跟美國相當,所以中國人放心了。

2012年PISA測試上海獲得另外一個世界第一——學業負擔世界第一,比同處于PISA第一梯隊其他的東亞國家,比如說日本、韓國,比韓國的學習時間長度要高一倍,比日本要多三分之二。所以中國的其他結果就是中國學生學習時間最長,學習效率是非常低,而且學生的合作精神、解決問題的能力比較差,還有成績越優秀的人越不愿意當教師。

2015年的PISA數據提供了卓越和公平教育的對比結果,中國是在左上角紅的部分,因為2015年是北京、上海、廣東、江蘇四省連隊參加測試,總分從前兩次的第一降到了第十名。

關于PISA中的教育公平,右上角包括日本、韓國、芬蘭這些國家,高分教育很均衡;左上角是高分但是教育不公平很嚴重,中國處于這個狀態。右邊的表也是PISA2015年測試的數據,可以看到中國的學校,學校差距和學生家庭社會背景的差距造成的影響高于世界的平均值,也高于美國和其他國家。

今天中國的基礎教育仍然淪陷在應試教育的泥濘中無法自拔,也就是說中小學生的生存狀態是非常令人擔憂的,包括非常高的自殺率,盡管我們不公布。源遠流長的狀元文化不斷地被賦予新意,但是我個人更推崇一句話,“無論學霸學渣其實都是學奴”。也就是北辰青年宋超所說的,他們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想要學習自己想要干什么,就是為了考高分上名校。

為生活重塑教育

杜威說“教育不只是為將來的生活做準備,教育就是生活本身。如果我們還在用過去的方式教今天的孩子,就是在剝奪他們的未來。”我們總是以為用最殘酷的應試教育拼時間的方法就能夠為孩子創造一個美好未來,其實這是要畫一個巨大的問號。

關于好的教育,它的理念我們也不缺,我們可以簡單地給它概括一些:善待兒童、使兒童免于恐懼,能夠保障兒童睡眠和兒童的教育;為大多數人的教育,而不是面向少數重點學校、優勢階層的教育;能夠增進個人和社區福祉的教育;培養勤勞、善良、有正義感,能夠自食其力并服務社會的合格公民;培養具有自我發展能力、創業精神的終身學習者,而不是會迅速過時的“考試機器”。這些理念我相信大家都會同意,關鍵是要行動,要去改變,剛剛四位創變者都已經在身體力行做出有效的改變。

在云南景頗族山寨的教育公益組織“榕樹根” 也是一個創變機構。他們成功打造一種面向景頗山寨青少年的職業教育,使他們獲得生存發展的能力,走出毒品和貧困的惡性循環。

還有一個大山頂上的未來學校——貴州正安縣田字格興隆實驗學校。這個學校每個星期有一場學生的議會,討論各種學生的提案。在這個現場,我們感受不到他們是留守兒童、農村的孩子。我們參加的那個下午,學生們一共討論了五個議題。第五個議題是“五年級的學生究竟需不需要再買新的校服”,學生說“我覺得很應該買”,其他同學問是什么原因,他回答說因為校服有點好看。

思考未來教育的維度

所以我們說什么樣的人能夠真正贏得未來?我們要具有對未來教育的想象力,要具有對創新教育的想象力。因為我們面對的不僅僅是我們,還有機器人。

庫克說,我不擔心機器會像人一樣思考,而擔心人像機器一樣思考。我們要思考沒有作業,不考試的芬蘭,為什么教育世界第一?丹麥在強大的科技競爭的壓力下,仍然堅持兒童以玩為主,在玩中學;在美國,創新教育也發展得非常活躍,變革深入到體制層面,美國公辦學校的改革、特許學校制度正在世界各國擴張,英國的自由學校,臺灣的實驗教育都是類似的方法,就是把一定比例的公辦學校用帶進行創新型的改革。韓國提出幸福教育的目標,實行初中自由學年制,高中多樣化發展和革新學校。中國的改革層面,國家的層面主要是推進素質教育,新課程改革和高考制度改革,民間的教育創新也非常活躍,包括創新型的小微學校等。

所以,一場真正的教育競爭已經開始,我們在哪里?教育正在換頻道和賽場,我們在哪里?我們能夠勝出嗎?讓我們共同努力,謝謝大家。

(關注“搜狐教育”獲取更多教育信息,微信ID:sohujiaoyu。)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北京福彩中心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