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躍亭牽手九城內蒙古造車真相

原標題:賈躍亭牽手九城內蒙古造車真相

賈躍亭的“法拉第未來”落地內蒙造車只是意向階段,其3年前在莫干山拍下的土地則面臨被收回風險。它的新資方第九城市,一個連續六年累計虧損20億元的公司,不到兩年內已兩次宣布轉型。這是一個“爛攤子”攤上另一個“爛攤子”嗎?

編輯 | 陳姿羊

賈躍亭似乎永遠不缺資金加持。

2019年3月,游戲代理公司第九城市(下稱“九城”)向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下稱“FF”)投資6億美元,雙方約定成立合資公司,在中國生產、銷售和運營汽車。

3個月后的6月10日,九城宣稱將與呼和浩特的沙爾沁工業園合作,后者提供土地建廠、同時協助提供55億元資金。

一時間,“賈躍亭造車項目或將落地呼和浩特、政府協助提供55億元資金”的消息涌現各大網絡媒體新聞標題。不過,投中網從沙爾沁工業園處獲知,上述合作實際處于接洽階段,只是合作意向,但未最終確定。

2016年11月樂視汽車(2017年已并入FF)拍下浙江德清莫干山塊地,今年11月為其規定竣工期。投中網查詢發現,這個生產基地目前雜草叢生、未見施工跡象。根據《土地管理法》,在約定時間內未完成竣工的土地,可能將被回收土地使用權。

FF落地內蒙造車只是意向階段,其3年前在莫干山拍下的土地則面臨被收回風險,而它的新資方九城則是一個連續六年累計虧損20億元的公司。

截至6月14日,九城1.71億美元的市值已僅為其2007年高峰市值的十分之一。從2018年至今不到兩年時間里,九城轉型區塊鏈無果后,又計劃斥資40億與賈躍亭合作造車。

這場“豪賭”能否如其所愿?

“很突然,(我們)前一天才收到備忘錄。”投中網從呼和浩特一位沙爾沁工業區工作人員處獲悉。該工作人員表示,6月10日在各大網站看到“賈躍亭造車項目或將落地呼和浩特”相關新聞時,“我們也很懵”。

備忘錄具體內容如下:九城與FF共同成立的新能源合資公司,將落戶呼和浩特的沙爾沁工業區,后者會提供不少于5000畝土地,協調55億元項目資金(15億元為相關配套設施費用、40億元為無息或低息新能源項目貸款)。

“項目還在接洽中,就像網上說,簽署的備忘錄有效期是3個月,這個時間里我們要深入了解彼此,看條件能談妥,才決定合作。”上述工作人員表示,包括55億元資金在內的要求均為對方提出,但具體如何落實、能否落實則是“兩碼事”,“任何要求都可以提,我們能不能落實,一切還是未知數。”

“在還沒影時,我們一般不會做宣傳。”上述工業園區工作員表示。

投中網向FF中國區咨詢合作相關細節,其工作人員聲稱他們也是通過新聞報道獲知與呼和浩特的合作消息,并表示“九城是上市公司(2004年于美國納斯達克上市),一切項目細節以上市公司口徑為主”。 截至發稿,投中網并未獲得九城關于該項目合作的具體細節和未來規劃的回復。

據網易財經報道,九城之所以選擇呼和浩特,一在于其電力廉價、二是當地政府支持。

沙爾沁工業園是呼市經濟開發區六大經濟功能區之一,新能源產業是其主要發展方向,在2020年的產值約為600億元,約占工業園總產值的30%。呼和浩特招商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投中網,他們并不知曉九城、FF與沙爾沁工業區的合作意向,“具體是他們自己談的”。而因歸屬自治的土左旗政府管轄,沙爾沁工業區有一定的自主招商權。

投中網以商業合作的名義咨詢沙爾沁工業區獲悉,如果主動要求合作,流程一般為:

1、向工業區遞交基本資料,包括公司簡介、落地園區的項目、總投資、配套資金、需要土地面積、生產用途/產能等,書面信息越詳細越好;

2、工業區接收信息,進一步了解,讓有意向者到當地考察;

3、雙方達成初步意向。也即是當前第九城市與工業區達成備忘錄的階段;

4、接洽期,決定是否合作;

5、項目落地。

1、向工業區遞交基本資料,包括公司簡介、落地園區的項目、總投資、配套資金、需要土地面積、生產用途/產能等,書面信息越詳細越好;

2、工業區接收信息,進一步了解,讓有意向者到當地考察;

3、雙方達成初步意向。也即是當前第九城市與工業區達成備忘錄的階段;

4、接洽期,決定是否合作;

5、項目落地。

若按照上述流程,九城官網發布的通稿中的合作內容:“不少于5000畝土地、成立產業基金(政府出資不低于15億元)、協調對于新能源項目融資貸款40億元,推薦當地產業資金及銀行給予無息、貼息或低息貸款支持”,實則為其向沙爾沁工業區提出的要求。

由于目前雙方正處于達成備忘錄的階段,離合作及項目落地還有一段時間。這一階段類似于購房意愿者向房產中介詢價并提出自己理想房屋類型和價格水平,但尚未交付定金、也沒有簽合同。

“至于哪一家來做,只要有資金雄厚的,能做成的,都歡迎到沙爾沁工業區來。”網易財經援引沙爾沁工業區相關負責人稱,(工業區)并非看中哪家公司,而是看好新能源汽車這個產業。

一名沙爾沁工業區工作工作人員則在電話中告訴投中網,他們也聽說過賈躍亭和樂視汽車,會“考慮退出機制和違約情況,具體還要看接下來怎么談。”

2016年11月、2017年4月樂視汽車先后共斥資4.4億元在浙江省湖州市德清縣莫干山經濟開發區,拍得7塊連在一起的工業用地,面積共達135.29公頃,用以建造樂視超級汽車生態體驗園。彼時,賈躍亭在其微信公眾號中寫道:“莫干山,就是踐行樂視生態模式的絕佳地點。”

被樂視汽車拍下的這7塊工業工地,在“樂視債務危機”爆發后,成為賈躍亭“專心造車”平臺——FF的資產。九城宣布投資FF時,曾有多個媒體猜測,九城或是看中了FF手中這7塊工業用地的使用權。

FF成立于2014年,如今這個美國新能源汽車初創品牌為賈躍亭實際控制。賈躍亭遠赴美國“全力以赴實現FF 91最快量產上市”四個月后,2017年12月樂視汽車宣布并入FF。

九城投資FF的文件也證實了這一點——莫干山的的這7塊工業用地如今屬于FF。在今年3月九城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會(下稱“SEC”)的明確指出: FF向合資公司提供其或關聯公司的資產產權以及資源,但不包括莫干山政府直接或間接持有的資產和權益。

九城今年3月提交給SEC的文件,投資FF的合作條款、涉及莫干山塊地的相關內容

莫干山政府直接或間接持有的資產即與上述提及的7塊工業用地相關。當時,拍下這7塊地的公司為樂視汽車(浙江)公司。莫干山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委員會間接持有該公司20%股份。

在投資協議中,九城向FF投資的6億美元將分為三期支付,每期2億美元。第一期的2億美元在簽訂協議的2個月內支付,雙方在香港成立合資公司。九城的二期支付條件為:雙方合資公司要獲得地方政府(包括莫干山地方政府)的資助,即提供土地以及資金。拿到地方政府許諾的2個月內,九城將繼續支付2億美元。

上述投資協議中明確指出,合資公司不排除莫干山政府的資助。不過,隨著九城和FF合資項目落戶呼和浩特,這是否意味著,該合資項目并未獲得莫干山當地支持?為此,投中網曾多次致電德清人民政府、招商局、國土局、城建辦和莫干山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委員會,但未能獲得回復。

這曾被規劃為“樂視超級汽車生態體驗園”的7塊工業工地如今已長滿雜草。一生活在德清當地的人士告訴投中網,目前該地仍為空地,也未見有施工動向。

與此同時,7塊地其中的1塊還有被當地行政主管部門回收的可能。

投中網在查詢該塊地資料時發現,7塊地中占地面積最大——約90.04公頃的地塊,其約定竣工時間為36個月。按2016年12月開工奠基起算,到2019年11月已經滿36個月。

《土地管理法》規定,原批準用地未在在約定時間內完成竣工,若非政府方面原因,當地土地行政主管部門有權回收土地使用權;若申請使用權延續,則視延期原因來判定是否批準延期竣工。

德清國土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投中網,當出現在約定時間內因企業自身原因導致未完成竣工的情況,需按照實際情況判斷是否延期。一般情況下,若非政府方原因,政府有權收回國有土地使用權。

投中網向FF中國咨詢相關具體情況,對方稱無法給予回復。投中網多次致電咨詢莫干山經濟委員、國土局和城建辦,也未獲得相關答復。

賈躍亭和FF向來缺錢。

據騰訊《棱鏡》報道,僅在2018年8-12月間,FF仍有6.63億美元(約為46億元人民幣)資金缺口。而當時,正與恒大產生合作糾紛的FF,宣稱開放全球融資。

今年3月,FF以4000萬美元(約為2.8億元人民幣)的報價,賣出其位于美國內華達州工廠塊地,轉為租賃加州漢福德。同月,FF找到了新的融資方——九城,后者將投資6億美元(約40億元人民幣)。

九城官網顯示,該合資公司將在中國生產、銷售和運營FF旗下的全新品牌汽車V9——一款還未涉及的概念車。在投資協議中,最后一期的2億美元支付條件為;FF需要在其支付后的三個月內,完成設計V9 MPV。假設前兩期順利支付,意味著FF將在今年年底前完成這款新車的設計。

按照規劃,合資公司未來將達成30萬臺的年產能,并計劃于2020年年內實現預量產車下線及預訂銷售。“預量產車下線”是FF提出來的新說法,大意是指“實現量產前先造出來幾輛車”。

從樂視時期開始,與賈躍亭有關的生產基地——德清樂視生態園(未建成)、美國內華達州(已賣)、加州漢福德(非自持地,租賃的工廠)、以及廣州南沙工廠(已歸屬恒大),如果再加上呼和浩特的工廠,一共有5個。

實際能產出汽車的,目前只有租賃的加州漢福德。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截至2018年年末,FF已經實現的“預量產車下線”僅為3輛。

缺錢的不僅是FF,還有九城。

九城是一家網絡游戲運營商,1998年成立于上海,曾代理運營的游戲主要有《奇跡》、《魔獸世界》、《卓越之劍》等。2004年第九城市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宣布將落戶呼和浩特之后,該公司股價盤前大漲35%。截至北京時間6月14日,第九城市股價為1.28美元/股,是它股價高峰值的0.8%。

在投資FF之前,九城于2018年1月涉足區塊鏈業務,同年5月成立區塊鏈服務公司,試圖轉型。但之后的半年便再無下文。今年3月,九城轉向投資FF,并于5月于官網進一步宣稱,與電動車充電設備商EN+科技成立合資公司。

不到2年時間,九城的轉型方向就轉換了兩次,從代理游戲到區塊鏈,又轉身進入新能源造車領域。因為轉型迫在眉睫。

2009年,九城因合同到期,失去了《魔獸世界》的代理權。自此,九城發展極速向下。在失去《魔獸世界》代理權10年里,九城連續6年虧損,累計虧損達20億元。而截至北京時間6月14日,九城1.78億美元的市值,僅為其2007年高峰期的十分之一。

另一方面,據九城2018年年報顯示,其經營、投資等期末現金流同比減少97%,僅為426萬元人民幣。

連年虧損、現金流下降的情況下,九城投資FF的6億美元(約40億元人民幣)資金從何而來?

《華夏時報》報道稱,九城除了靠自有資金,還將有條件的獲得投資銀行AMTD和Maxim的貸款。具體貸款利息率為多少,投中網未獲得更多信息,九城也未對外公布。

但這相當于舉債投資。九城原本不堪重負的財務壓力,變得更重了。

轉入新能源汽車行業,在近年來似乎成為越來越多企業的轉型方向。百年傳統汽車業成熟的生產系統、近20年新能源汽車的發展、政策的紅利(過去十年補貼達2100億元),讓新能源汽車生產極其高效。模塊化的汽車組裝模式看似降低了門檻,也讓越來越多的公司進入其中。

比如恒大,通過收購一家家生產鏈的公司,試圖成為新能源汽車制造商。九城也有同樣的“愿景”。但不同的是,九城可能并沒有恒大的資金實力。即便是資金規模超過任何一家國產新能源造車公司——投入近2000億元人民幣——的恒大,也未必能夠“再造”一個特斯拉。

就在九城宣布投資FF的第二天,3月26日工信部宣布提高新能源補貼門檻:不同續航里程檔的汽車補貼減少67%至100%,地方補貼則全部取消。

在此情況下,財務重壓不堪的九城將如何繼續,它又如何評估新合作伙伴——FF的潛在風險?投中網就上述相關問題以電話及郵件形式詢問九城,截至發稿尚未獲得回復。

轉載、合作、加入粉絲群請聯系小助理

(微信號:ChinaVentureWeixi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北京福彩中心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