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中國新說唱》的2019:當說唱文化擺脫大眾偏見

原標題:《中國新說唱》的2019:當說唱文化擺脫大眾偏見

在愛奇藝世界·大會上,《中國新說唱》總導演車澈念了一篇檢討書,細數節目組的不足和創下的佳績,并保證將會在2019年的《中國新說唱》里做到keep real。末尾,他補充了一句:“我們做這個節目的心情是很悲壯的,因為《新說唱》是中文說唱的唯一出口。

三年來,以說唱文化為題材的綜藝節目始終只有《中國有嘻哈》和一脈相承的《中國新說唱》,不存在跟風者,也沒有內容同質化困境。但這個出口并不好做,《中國有嘻哈》未開播時已被圈內rapper們寫了數十首diss曲,《中國新說唱》又被吐槽太過peace,不夠real。

Rapper是年輕人里最“real”的群體,和他們打交道,被吐槽是常有的事。不過這并不妨礙節目最終出圈成為爆款,也讓大眾對說唱文化有了初步了解。兩年過去,2019年的《中國新說唱》已不再是當初那個被人帶著獵奇的眼光審視的小眾題材節目,而是擁有了和所有同體量節目一樣的競爭位置。

今年,節目組決定“帶著最初的自信,回到一個real的選秀節目該有的樣子。

人和作品比“獵奇”更重要

在大眾一貫的認知中,說唱群體不夠積極向上,這也是《中國有嘻哈》最初不被看好的原因。人們帶著獵奇的目光打開節目,看這群人到底如何。

節目走紅后,選手們的real反而被歸納為促使其成為現象級的關鍵因素,有觀點認為,它呈現了以往任何選秀都不曾呈現的畫風,這種與眾不同的新鮮感足夠給到觀眾強烈的視覺沖擊。正如總制片人陳偉所言,“當時(說唱音樂)可能比較新,反正知道的人也少,所以不管玩點什么大家都覺得新鮮。

《中國新說唱》2019里同樣有real的部分,但觀眾已經從“吃瓜看好戲”的角度轉變到對人和作品的探討。

觀眾的審美在進步,對內容的要求也在提高,當他們的注意力從獵奇轉移到內容本身后,兩年前節目呈現的說唱音樂已經無法滿足他們的要求。陳偉深知,“現在大家不覺得新鮮了,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壞,什么是更高品質的beat,什么是隨便扒的一個beat,知道什么樣的說唱是自己喜歡的了。”

觀眾的高標準不經意間對節目組提出了嚴要求,他們希望在《中國新說唱》2019里聽到更好的作品。“其實對于這個文化本身是一種反向的要求,要求你進步,要求rapper進步,要求所有的圍繞著這個文化的創作元素都得進步。”

本季節目回歸了千人體育館海選模式,四組制作人每組有30個晉級名額,淘汰率高達90%,參加海選的rapper也有不少老江湖,楊和蘇、爆音、霧都、海馬等各自廠牌的中流砥柱和黃旭、卓卓、孫旭等前兩季的選手此次都參與了比賽。

霧都是《中國有嘻哈》冠軍GAI所在廠牌GOSH的老將,國內最早玩Trap的一批人,“勒是霧都”這句著名口號便是由他所創,但包含他在內的不少高手,海選時便被淘汰。

四組制作人在極低通過率的規則下不得不提高各自的選人標準,張震岳和熱狗堅守絕對不能超發鏈子,三十人只肯給出三條,潘瑋柏也用一次又一次的“Good job”勸退了不少人。不過留下來的實力同樣不容小覷,爆音是前兩季熱門選手小青龍的師父、國內頂尖battle MC,freestyle 經驗超過十年,在吳亦凡的組合考核的時候,爆音力壓今年勢頭很猛奪得17冠的小鴨哥,得到了晉級資格。

Real是真實,不是沖突

在關于《中國新說唱檢討書》中,車澈坦言,“有人diss我們作為一檔說唱節目,內容一派祥和,只有peace,沒有意思。是的,很抱歉,因為去年我們確實膽子小,不敢real。”今年,他們要用“更能體現說唱battle基因的賽制和更刺激、更有態度的用戶參與的互動玩法,還原最正最swag的說唱音樂和青年文化。

很多人擔心“real”會導致節目內容的不可控和價值觀傳達偏差,但在陳偉看來,real并不意味著負面情緒,“如果吵架要是real的話,菜場里面全是real。”real更重要的是一種年輕人追求真實的人生態度。

“我們讓年輕人變成年輕人,才藝或者是純粹的表演形式,包括所有的戲劇沖突,首先它是真實發生的,這個能夠被節目呈現出來,一定是基于能力和才藝。從這個角度看,其實我們完全不擔心把這些表現出來。年輕人嘛,年輕氣盛,那年輕氣盛也是一種在年輕人身上的特質,就可以表達出來。”

年輕人在說唱文化中最real的表現莫過于battle。海選時張震岳和熱狗熱衷于用這種方式尋找最符合標準的rapper,首輪面試后他們將8個人集中到一起進行臨時考核,最終只發出了3個鏈子。據透露,首輪海選過后不再是60S晉級的規則,而是1V1 battle,回歸說唱文化應該有的街頭感。

去年的過于peace讓《中國新說唱》多少丟失了一檔當代綜藝該有的現實性,因此本季中節目組要做最真實的記錄者并將其表達出來。陳偉表示,今年讓說唱回到街頭其實沒有什么特別的考量,“它們是自然發生的,剛好記錄下來了。從文藝創作的角度來講,真人秀還原真實是我應該做的事情。這種真實只要它是一種良性的競爭,是因為作品才藝的競爭,而不是因為別的,我覺得沒有什么不可以表達的。

而他們有自信,把這種真實控制在正向的內容層面,而不是純粹博人眼球的走向,“我們是我們這個行業里邊最一線最頂級的創作團隊了,我們有這個自信。我們做了那么多年的平臺傳播,我覺得我們既可以保證這個文化的原汁原味,又能夠保證它的三觀和傳遞的方向。”

當說唱不再是一種只被圈層追捧而不為大眾所理解的文化后,《中國新說唱》2019也不再像最開始一樣注重“保密”,而是反其道而行,主動劇透。每次晉級錄制完成后,節目組都會在官微上發布晉級名單,同時他們允許選手帶手機入場和拍攝。節目還未開播,多個短視頻平臺和微博上,已經流露出不少錄制片段。

從以往的選秀節目的經驗看,這絕不是一件利好的事,但陳偉認為,新的傳播時代需要新的傳播手段,既然大家都很關注晉級結果,那么堵不如疏,索性主動劇透,而他們要考慮的,是怎樣讓劇透對于節目產生正向的幫助更大

“其實很簡單,打鐵還需自身硬,就是提高我們自己節目的完整性和強需求性、強粘性。也就是說當你看完那些短視頻的分享、劇透之后,你仍然還是很想知道,在節目正片里邊,它會呈現出來什么樣子? ”

相比影視劇,短視頻的發展對劇情感較弱綜藝節目沖擊最大,對節目組而言,這是壓力也是動力,如何通過強內容留住用戶,爭取到他們更多的休閑時間,是這一季《中國新說唱》面臨的新命題。陳偉對節目的自信也來源于此,“我們靠的是燒菜的手藝,不怕食材滿天下。

這個手藝,便是他們獨創的“劇情式真人秀”,即給節目賦予劇情感,讓12期節目像影視劇一樣有連貫性、反轉性和戲劇沖突,而不是單獨成立。同時陳偉也坦承,他們還沒有將這門技術運用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不過經過去年《熱血街舞團》《機器人爭霸》等節目的試驗與修正,他們在《中國新說唱》2019的操作中更加得心應手。

車澈總結說,關于劇情在節目中的比重有一個balance的問題,“就是對于不同的題材,我們應該把劇情的量放到多少。越是大家熟悉的比賽型的題材,它的劇情應該越少,越是大家不熟悉的比賽的題材,劇情應該更多。”

在以人為主的節目中,賽制和劇情的邏輯都是為人服務的,節目組希望這一季他們能呈現出說唱文化本來的樣子。《中國新說唱》2019的slogan是“就很炸,沒在怕”,陳偉將其解釋為保持初心、原汁原味,然后勇往直前。

如今節目組已不需要向觀眾解釋什么是說唱,以及這種文化的價值,當觀眾消除對說唱這一群體的偏見之后,《中國新說唱》2019也有了全新的面貌,在談及本季有什么新東西給到觀眾的時候,車澈表示,“每個人都在問我們創新是什么?我想說今年的《中國新說唱》,就是這個文化和這個節目應有的樣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中國新說唱 愛奇藝世界 新說唱 diss曲 2019里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北京福彩中心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