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微信回復,暴露了你的修養

原標題:你的微信回復,暴露了你的修養

前段時間,一個普通上班族的吐槽,登上了微博熱搜榜。

網友說自己僅僅是在微信上給老板回了一個“嗯”,卻被老板嚴厲批評:不要在微信上回復別人“嗯”,這是最基本的社交禮儀。

因此他覺得非常委屈,為什么自己一直使用的“微信語言”,成了沒有禮貌的表現?

很多網友同樣表示不解,不就是回復了一條微信嗎?有必要上升到禮儀的高度嗎?

在這個信息技術高速發展的時代,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從最早的面對面,變成了鍵盤與屏幕之間的交互;從有溫度的語言,變成了代碼與數據之間的轉換。

有人說:科技正在使人情變得冰冷。

其實,每一個看似冰冷的代碼背后,也可以帶著人情的溫度。

每一個社交軟件上的字符,都隱藏著我們為人處世的修養。

有修養的人,懂得尊重別人

木心先生寫過這樣一首詩:

從前的日色變得慢,車,馬,郵件都慢。

在他們的時代,“見字如晤,紙短情長”是人與人之間最美好的溝通方式,雖然“從前很慢”,但是感情卻從來不會中斷。

在那封翻山越嶺而來的書信里,每一個符號都有著生動的意義。

如今,我們早已習慣了用微信代替書信,雖然微信沒有了手寫的溫度,但是,每一個跳動的文字,依然有著同樣的意義。

有人曾經在網絡發起一個投票:你最討厭別人在微信上回復你什么?

其中,點贊前三的評論是:嗯,呵呵,哦。

在被問到為什么大家會討厭這三個回復時,很多人用到了“敷衍”這個詞,來形容自己的感受。

因為每次與對方聊天的時候,只要對方發出了這樣的詞語,就相當于釋放出了“聊天終結”的信號。

這三個詞語的背后,是不被尊重的不適感。

汪涵是娛樂圈里出了名的好人緣,曾經憑借著超好的人緣,將劉濤丟失在丹麥的行李箱,輕而易舉地找到,引得無數網友的贊美。

在被記者問到,他是如何積累到如此廣泛的人緣時,他回答說:對于人際關系,我有一個自己的原則,尊重他人,親疏隨緣。

簡簡單單幾個字,說盡與人相處最基本的法則。

只有一個能夠做到尊重別人,才能夠在別人的尊重里,獲得好的人際關系。

不管是在現實生活,還是在網絡社會,尊重都是體現一個人修養最好的方式。

當我滿腔歡喜地找到你,和你分享我的快樂,不是為了張牙舞爪地炫耀,而是把你當做那個可以分享幸福的朋友。

如果可以,請給我一份鼓勵。

當我失落難捱的時候找到你,和你訴說最近的苦惱,不是為了負能量的宣泄,而是希望能從你這里找到一絲溫暖。

如果可以,請給我一句安慰。

從前,人們用文字傳情,現在,人們用語言表現自己的修養。

也許我們每一次看似不經意的敷衍,都會讓屏幕另外一端的對方,感受到深深的不舒服。

所謂:字如面,話如心。

大概就是如此。

有修養的人,在交流中會換位思考。

如果說見字如面,那么說話,則成為兩個人溝通的橋梁。

但是很多時候,比起嗯嗯啊啊的敷衍,60秒語音的熱情往往更為可怕。

十三是我的大學室友,大學畢業以后,我們的聊天工具也從QQ變成微信。

他像是一個解鎖了新技能的游戲英雄,帶著微信強大的語音功能,游走在人際關系網中。

和他的聊天,無論是工作還是閑聊,大事還是小事,一律變成了語音回復,更可怕的是,動輒就是60s語音。

很多時候,明明是幾行字就能說清的事情,他偏偏要用幾十秒的語音來解釋;

而對方看到這樣的留言,也需要用幾十秒的時間從頭聽,生怕錯過了什么重要的消息。

每次朋友給他提意見,他便會解釋到:語音可以讓我更好地表達,也可以讓對方更好地理解。

只是他卻忽視了,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任意時間聽語音。

在一次和客戶的溝通中,不管客戶回復他什么,他總是用語音解釋回復。

在最后關鍵的時刻,因為客戶在開會,沒有時間聽他的語音,以至于一項原本可以談成的業務,化成了泡影。

最后,客戶給他發了一條微信:小劉啊,和你聊天實在太累了。文字的最后,是一個苦不堪言的表情。

從來不考慮對方的人,中間橫亙著的,是人性的自私。

仲弓是孔子的學生,在完成學業,即將離開孔子的時候,向孔子討教為人處世的秘訣,孔子思考良久,緩緩說出八個字: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這八個字,說的就是:為人處世中要學會換位思考,只有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問題,才能在生活的這個大方程里,找到溝通的最優解。

憑借這八個字中的人生智慧,他每次做事之前,都會設身處地地考慮對方的際遇,獲得了很多人尊重。

最終,他獨成一派,成了孔子三千的學生中最得意的門生,名列“孔門七十二賢”,也成為了一代名師,被后人尊稱為冉子。

在歷史的長河中,這幾個字橫跨千年,至今依舊閃耀著做人的智慧。

真正的高情商,是以誠待人

于丹曾經說過這樣一個故事:

馬東的父親馬季先生,在2006年心臟病突發,不幸辭世。

當時的社交媒體,鋪天蓋地地報道著這件事情,一夜之間,馬季先生的親友都已經知道了這個噩耗。

即便如此,馬東卻在非常悲痛的情況下,堅持親自一一通知親友。

于丹說:他原本不必這樣做,因為我們都能夠理解,可是他堅持要這樣。

2007年春節,馬東給她發來拜年短信:“馬東重孝在身,按理說現在不該給大家拜年,但還是要和媽媽一起,謝謝大家。”

馬東的真誠,打動了身邊的朋友,也讓他在紛紛擾擾的娛樂圈里,擁有了強大的人脈支援。

2012年,他不顧家人反對離開央視,2017年,他再次選擇創業,馬東在朋友們的鼎力相助下,讓本該是知命之年的自己,迎來了事業的第二春。

羅振宇在《羅輯思維》里說:沒有什么道路能夠通向真誠,真誠本身就是道路。

2016年,有著春晚元老之稱的喜劇演員趙本山,發了一條為女兒比賽拉票的微博,在此之前趙本山一共才發了9條微博,愛女之心,有目共睹。

不少網友紛紛叫好留言,贊美之情溢于言表。

而在我們的交際圈里,也有很多類似的事情,結局卻沒那么和諧。

朋友圈里動輒就有的點贊留言,私聊鏈接的網絡投票,你一刀我一刀的拼團鏈接,魚龍混雜。

很多時候,打開對方投票的鏈接,都是一些營銷號的垃圾鏈接,一次投票操作下來,各種小廣告滿屏幕飛來飛去。

同樣的事情,卻是兩種不同的態度,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我們害怕朋友圈里的“綁架式”投票。

每個人都遇到過這樣的情況,一個很久沒有聯系的朋友,突然頭像跳動起來。

本以為是舊友敘舊,點開一看,卻是一條投票鏈接,再不然就是一條群發廣告。

沒有寒暄,簡單粗暴,似乎投票點贊變成了一件理所應當的事情。

比起垃圾廣告的侵襲,人情的消耗成了更令人反感的事情。

當微信的套路大過了感情的真誠,那么微信本身,也就是去了其最初的價值。

古人常說:君子慎獨。

意思是指,品德高尚的人,在獨處的時候,也能夠保持自己的修養。

網絡時代,每個人都是屏幕另外一端獨處的小獸,沒有面對面的交流,文字成了體現修養的唯一載體。

一個人的修養,從來不僅僅表現在對人接物上的表面上,隱藏在網絡背后的一舉一動,同樣是我們修養的體現。

蔡康永說,你說過什么樣的話,就會成為什么樣的人。

通過微信的交流,人們只能通過一個回復,一個表情讀取屏幕另外一端的情緒,這個時候,恰當的文字便成了我們的符號。

影片《卡薩布蘭卡》里有一句臺詞:“如今你的氣質里,藏著你走過的路,讀過的書和愛過的人。”

我們每個人微信的回復里,同樣藏著我們讀過的書,走過的路,以及我們獨特的修養。

科技日新月異改變著我們的交流方式,當微信變成現代化的書信。

如果可以,希望我們的每一條回復里,都能夠充滿人情的味道,在那里,沒有利益的驅使,沒有冰冷的表情,只有真誠與尊重。

希望我們還能夠寫下“見字如面,吻你萬千”的愛情;還能夠寫出“你好啊,李銀河!”的瀟灑,而不是一個簡短冰冷的“嗯”。

因為我們都知道,微信里,最美的回復叫做:你不在我身邊,卻恰似故人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北京福彩中心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