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的炮兵部隊為什么只是曇花一現

原標題:大宋的炮兵部隊為什么只是曇花一現

大宋的炮兵部隊為什么只是曇花一現

凌振外號叫做轟天雷,“此人善造火炮”,是“宋朝盛世第一個炮手”。呼延灼進剿梁山泊那會兒,用連環甲馬打敗宋江,梁山人馬只好退回到水泊山寨當中。不過,梁山泊“四面是水,無路可進”,呼延灼也是能是望洋興嘆,卻不能“掃清山寨,擒獲眾賊,拆毀巢穴”。遠遠望著梁山的寨柵,只有火炮才能“飛打”,呼延灼想起一個人來,這就是“甲仗庫副炮手凌振”。趁著天使前來賞賜的機會,呼延灼提出要這個人前來,以便“克日可取賊巢”,為朝廷建立功勛。

(凌振 圖片來源于網絡)

凌振是殿帥府的人,也就是高太尉的手下。高俅是梁山第一“仇敵”,當然應允,于是這凌振就來到前線。凌振是帶著三四十個軍漢來到呼延灼大營的,走的時候又“受了行軍統領官”的文憑,這可以看做是大宋的炮兵部隊,因為其他人沒有參與過炮戰,凌振就是這支炮兵部隊的司令。

參見過主將呼延灼,又見過先鋒將韓滔,問明了梁山水寨的“遠近路程”,凌振就去水邊豎起炮架,準備攻打梁山泊。本來,梁山被呼延灼打敗,對于他的連環甲馬已經“無計可施”,很傷腦筋,再加上這么一個轟天雷,這仗還有辦法打嗎?但吳用聽說到這件事情以后,卻并不擔心,說:“這個不妨。我山寨四面都是水泊,港汊甚多,宛子城離水又遠,縱有飛天火炮,如何能夠打得到城邊?”于是,他們放棄了鴨嘴灘的小寨,看凌振如何放炮。凌振“一連放了三個火炮”,雖然讓宋江“展轉憂悶”,眾頭領也是“盡皆失色”,軍師吳用卻并沒有驚慌失措,說,只要是把凌振引誘到水邊,捉了他,就有了破敵之法。經吳用這么一說,事情變得很簡單,一向對戰役戰術不太精到也不大過問的晁蓋稍加點撥,這凌振就打了敗仗,本人也被阮小二捉拿上山。

凌振是“大宋盛世第一個炮手”,“更兼他深通武藝,弓馬嫻熟”,為什么一戰就讓梁山打了個落花流水?他帶著三種火炮,風火炮、金輪炮、子母炮,為什么都沒有派上用場?凌振的火炮“能去十四五里遠近,石炮落處,天崩地陷,山倒石裂”,為什么在和梁山泊交戰過程中卻沒有見到這般威力呢?總之,凌振的炮兵為什么如此不堪一擊呢?

初期火炮在實戰中只是威懾,并沒有多大殺傷力。

實際上,在《水滸傳》成書那個時代,火炮雖然已經多有制造,但還沒有成軍,其殺傷力也極其有限。由于火炮的研制又是處于一個初級階段,人們可以想象的是它誘人的前景,現實情況卻是缺點很多。如:發射距離不遠、射擊準確性不高、兩炮發射間裝填藥石轉換較慢、安全性能差容易造成自傷等等。從書中的描寫來看,這些缺點也是存在的。凌振發了三炮,只有一炮打中,其他都落在水里,這說明,這炮性能非常不穩定,精確度也不高。所打三炮并沒有見子母炮的描寫,說明這各種炮只是在想象設計階段,并沒有用于實戰。凌振把炮架豎在水邊,李俊、張橫只帶了四五十個“會水的軍士”,上岸后吶聲喊就把炮架推翻了,說明守衛炮架子的也就是凌振帶著那“三四十個軍漢”而已。炮架被推翻后,凌振帶了一千余人趕來后才把李俊等人趕走的,這說明,這一千余人不在“火炮陣地”,而是離開一段距離,只有一種解釋,他們害怕傷到自己。

有了這么多缺點,作者為什么還要設計這樣一個人物并寫成是“天下第一”呢?除了火炮前景誘人,還在于火炮的巨大威懾力。古代打仗要擂鼓,這個鼓聲除了指揮軍士前進,還在于鼓舞士氣,所以我們的語言當中有了“一鼓作氣”這個成語。但是,最早的鼓聲是震懾作用,它模仿的是打雷的聲音。人們認為打雷是上天的警告,于是發明了鼓,為得就是讓敵人聽到了害怕。火炮的聲音可是要比鼓聲大多了,再加上它有爆炸力,能產生火焰,敵人遠遠地聽到就會產生恐懼,人們沒有理由不用它。正因為如此,凌振上梁山后,梁山泊既沒有建立炮兵部隊,也沒有給他高位,比韓滔、彭玘要低得多。凌振后來的職務是“專造一應大小號炮”,也說明這時候的炮,其號令震懾作用大于殺傷作用。

凌振只是甲仗庫中的一個官,地位很低

凌振原來的職務也能說明這個問題。凌振是甲仗庫副炮手,甲仗庫是個什么單位呢?呼延灼征剿梁山泊,裝備基本都已經齊備,只擔心衣甲不足。高俅說:“可就甲仗庫內,不拘數目,任意選揀衣甲盔刀,關領前去。”如果再把凌振“善造火炮”本事考慮進去,這應當是一個兵工廠兼軍需倉庫。那么,為什么凌振是“第一炮手”,卻是一個副職呢?這就是宋代的軍事體制,由文官領導,花榮是副職,正職是劉高,劉高不會武藝,道理相同。凌振只是一個甲仗庫內的副炮手,官階非常低,從他出征開始只能帶著“三四十個軍漢”來看,他也不過是能夠稱得上一個官而已。當呼延灼要求他上前線來,太尉高俅臨時給了他一個“行軍統領”的官,這說明他并不是作戰部隊的軍官。即便是到了前線,呼延灼也僅僅是撥給他一千余人,連環甲馬這種主力部隊并沒有動用。就是有了這一千余人的隊伍,凌振也是馬上感覺自己這才是像一個將軍的樣子,見了梁山水軍就馬上趕了上去,其立功心切的樣子清晰可見。假如說凌振真能夠在征剿梁山泊的戰斗中立有大功,他回到朝廷還會繼續當一個“炮手”嗎?又或者,他讓宋江吃上一個大大的苦頭,上了梁山能不進入天罡星序列嗎?正因為炮兵在實戰中直接殺死作用并不大,所以無論是在大宋軍隊還是在梁山泊,凌振的地位都不高。

呼延灼沒有幫助他,凌振貪功。

從具體的戰斗來說,凌振并沒有覺得自己這個炮有多大作用,相反,他更相信自己的“武藝”。呼延灼給了凌振一千余人,這些人應該是保護這些火炮和炮兵陣地的,凌振卻帶領他們攻打梁山水軍。按照呼延灼的設想,是要凌振用火炮“攻打賊巢”。假如凌振的火炮能夠把梁山“賊巢”打碎,把梁山眾賊逼出來,呼延灼相信自己是能夠把他們擒獲的。在此之前,呼延灼已經勝過梁山一場,呼延灼愁的是梁山“四面是水,無路可進”。呼延灼知道自己沒有水軍,對付不了梁山水軍就不能“肅清山寨,掃盡水洼”,因此才調來這個炮兵部隊。呼延灼是當時的前線總指揮,他并沒有指望凌振能夠將賊首“馬到擒來”,他只需要凌振的炮能夠打到“賊巢”,因為他聽說的消息是,凌振的火炮“能去十四五里遠”,這樣的距離打到“賊巢”肯定不成問題。一旦打中賊巢,剩下的就是他和韓滔的事情。但是這個凌振卻是立功心切,看到李俊等人“跳下水里去”他 “便來搶船”,搶到了船就命令軍健們上船,上了船便即刻“殺過去”。凌振是“大宋第一炮手”,卻不是大宋第一“弓馬手”,更不是大宋第一“海軍”大將,他放棄了自己的優勢,用自己的“兼項”和李俊等人的主項相對抗,失敗被捉只是須臾間的事情。大宋炮兵和他們的炮戰就這么曇花一現完成了自己的歷史使命,凌振也在宋江的“感化”下成了梁山好漢。

凌振和他的炮兵部隊表現并不像描述的那般突出,這一方面說明大宋朝的急功近利,沒有讓這個大宋第一炮手反復試驗改進他的火炮,而是一上前線就要這樣的將領立功,所以,凌振只放了三炮就去搶船了。另一方面也說明,火炮當時就是處在那個發展階段,不管作者如何想象,凌振和他的炮兵部隊,都無法實現對時代戰例的超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北京福彩中心网址